-ch-星期四

安静地发一些东西,可能啥都有…

三鹰的街道,自然而清新。

新玩的一个手游。TerraGenesis。

可以在不同的行星上造殖民地,然后缓慢地改变行星的环境。

好嗨森的。

拿月球来做实验,有了点大气但是整个变红了。

超喜欢这种游戏。差点就想自己做一个了。

【辐射4】我捏了一个Ed

发布了长文章:【辐射4】我捏了一个Ed

点击查看

【辐射4】震惊联邦!凯伯宅杀人事件!凶手究竟是?

【事件概要】

    波士顿名门之一凯伯家的男主人洛伦佐死于非命,尸体发现于自家豪宅的客厅,死状离奇一丝不挂(除了内裤),凶器不明,头上套着一疑似王冠的物体。根据证词,事发时洛伦佐的家人都在豪宅内,门窗也没有闯入的痕迹,由此可推断凶手就在他们之中。现场已被一根冰棍和他的兄贵同伴封锁,嫌疑人们正在焦急地等待结果。(下为现场照片)


   

【嫌疑人候补】

    首当其冲的嫌疑人一号,死者的儿子杰克,长年醉心于科学研究,硕果累累,受到雇员们的一致爱戴,但是据其母亲的证言,杰克对家人异常冷淡,只负责给钱,言语上从来不关心家人死活。


    
    事实上,他在父亲死后确实态度异于常人,还有闲心看报纸。(下图)对于父亲的死,似乎显得过分坦然。


    嫌疑人二号爱默琴,死者女儿,姿容端庄,喜爱社交,可变化无常的性格却颇让周围的人苦恼。收缴的证物显示,她很擅长编码,有着十分聪明的头脑。根据洛伦佐的日记手稿,可以推测出她年幼时曾因为父亲长期的离去而心灵受创。现在,她对这个家表现出一种若即若离的冷漠。



    嫌疑人三号,死者的妻子威廉明娜,一位典型的阶级特征明显的贵妇人。可以感受到长年的宅门生活使她的视野变得狭隘,眼里只有家里的物品和家人,言及丈夫时充满了爱意。但是实际的言行中却能观察到,在关心之名的掩护下,她对家人表现出的是一种极端的控制欲。



    在调查取证期间,服务凯伯家多年的保镖爱德华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这位其貌不扬但忠心耿耿的小伙,说了一句“事情本来有可能变得更糟”。这是否暗示着事件背后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顺带一提,我们在他的房间内发现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安保水平范围。


    亲爱的读者们,这一骇人案件的全貌已经展现在您们面前,如果您能提供任何线索,或者对自己的推理能力有足够的自信,冰棍和他的同伴们在西北部的庇护山庄等候您。前往时请不要带太多瓶盖,毕竟我们都知道他们会强行兜售纯净水


*此消息由111打拐基金会全力赞助(编不下去了……




2016/07/17,7仔薯片系列


绿色的是海苔味,蓝色的是薄盐味,左下的是黑胡椒味。这个系列比卡乐B的那种没有存在感的极薄薯片比起来好吃多了,特别是厚切,现在觉得薯片就得吃厚的,满足感不是一点点。


后来才看到的酸奶油洋葱味,这个味道一般般吧。洋葱的辛辣甜和微酸配起来有点奇怪,像某种新奇的草药。。。

2016/07/15,蘑菇竹笋战争

前天晚上写个report写到六点!早上六点!真是不枉此生。

然后昨天一天课+发表blablabla,总之还活着

继续之前整理好的图片


国民零食蘑菇山和竹笋村的,大人版。

成熟的,正经的,配红酒吃的(并不是


据说竹笋的巧克力使用量比蘑菇少,但是销售量比蘑菇多。

有什么办法,我也觉得竹笋好吃(摊手

但是没有蘑菇的话,竹笋肯定就显得不那么好吃了吧,对吧。

(大批蘑菇派正在赶来。。。

2016/07/13,7仔的咖啡系列

今天不需要买东西,刚好可以把以前弄过的图发一发


分别是不加糖,微苦,拿铁,焦糖拿铁和摩卡。


要说有什么区别,大概就是上面的摩卡变成了下面的皇家奶茶。我是奶茶控,当然要喝奶茶了。

2016/07/04,每天的便利店和超市

其实我想做这种事很久了。

就是把在便利店或者超市买的所有饮食记录下来,不算什么很有内容的东西,权当给在十一区的生活做个记录。哦也。

这个学期课有点多,所以月曜到金曜都不怎么做饭,都是去便利店买吃的。And本人是一只光荣的宅居生物,看情况可能周末根本不用出门,也就不会去买东西了。但只要出门了买个啥吃的喝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今天就是第一更。LAWSON买的。


↑喝了几口,不算很甜,碳酸很爽。


↑这是切小块的西瓜,据我的经验,罗森的比7仔的好吃。


↑打算明天早餐啃的小饼干。

MC,别墅外观

终于磨到这一步了↓,把草地引到屋顶,这个过程真的,超~~级漫长。


那么草地终于弄好了,种上几颗树,奇怪的是丛林木和深色橡木根本长不大,只有白桦树和橡树长大了,难道是生态区的限制?从屋顶的小屋伸出来的那两条是铁轨啦,小屋可以看成是火车站啦,基督教的火车站啦(什么鬼



站在屋顶上看小屋,景色还算怡人的,想种出合适高度的树真的很难呀,只能砍了再种,如此麻烦的事情让我怎么继续啦,所以我适时地放弃了。



从二楼上到屋顶的楼梯口,讨厌雨下到屋里,所以做了个棚子,不要问为什么是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真是神奇呢。



这个诡异的雕像,里面是个雪宝宝哟,其实可以不放玻璃的,但是害怕换掉和平模式时它会被欺负,还是放上玻璃好了。



夜景一枚,那雪你们没猜错就是做雪宝宝雕像时不小心让它跑去出的后果。



MC,有点想建个别墅

这个湖是不是有点小……嘛,算了


中间的地是填湖填出来的,填湖很麻烦呢。往下挖挖挖~~墙壁用石头补上,毕竟周围都是水,沙子不靠谱。


下面这个凸出来的用石头垫底的部分,我想建个玄关外的花园。


用泥土填平,妈呀好费劲。


围起来看看效果,那个桥先适当地做了一下,以后再完善。


整地。变干净了吧。


铺了地面一层的地板,工作间在地下室。


为了避免做成大豆腐,我机智地让门口的那面墙往外凸了三格。


继续往上盖啊盖,我想至少得盖两层吧。


第二层快盖好了。


封顶,装饰了一下外墙。途中掉下去了无数次,幸好下面是水。


重修了下花园的围栏,二层那里做了个露台,天台上我还想再盖个小房子。那个水池下面是玻璃,可以直看到一楼哦。


↑这也是目前的进度,小房子的屋顶我想弄成斜的那种啊,好难盖啊,一不小心就成中国风了。

PS。关于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去补习了机械教程之后做出来的↓

拉杆藏在壁炉的火后面,基本上看不到。


拉下去之后沙发旁边的地板打开了。


就可以通过梯子到达地下室啦。



终末之诗

艾玛看哭了,太哲学了,
无论如何都想拜一拜作者大大的尊容,
于是点进了大大的blog,

………………大大你说我该怎么面对世界面对人生QAQ

【翻译】入彼岸

来自京都新闻(http://www.kyoto-np.co.jp/info/bongo/index.html)

鸭肋鸭肋,本来想把原文贴出来方便对照的但是→記事や写真を無断でホームページに転載すれば、著作権侵害になります——ネットワーク上の著作権について……好吧只能作罢

入彼岸

琵琶湖畔一带的水田现在迎来了收获之秋。在金黄的稻穗熟得压弯了枝的稻田田埂和旁边的水渠坝上,彼岸花赤红的花瓣在摇曳。

每年秋天,在将近彼岸的时候,她们便不约而同一齐盛开。不知是否因为开花时间的严谨而得此名。大片竞相开放的妖艳和赤红也让她拥有众多的别称。曼珠沙华便是其中之一。

“看着曼珠沙华的红色流淌于道路旁,突然有一种错觉,所谓的彼岸或者净土,说的不正是此时此地吗。”作家瀬戸内寂聴在《生と死の歳時記》里这样写道。

今天是入彼岸。秋分的前后共七天被定为秋之彼岸,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人们都忙着给祖先扫墓。太阳于正西方落下的这个时节,最适合人们托思于佛教所说的西方极乐净土、彼岸,在墓前怀念故人了。

不过,伴随着少子高龄化,墓的形式也在逐渐变化。不需要家属管理的永代供養墓或者合葬墓就受到了关注,埋葬在树木花坛下的共用型树木墓地也在增加。更有希望葬在大山大海等自然葬的人。

由此推测,在遥远的乡下拥有空置的墓地等情况也是有的吧。近来“终活”大肆流行,不难看出已故之人为亲人着想的心思。此岸的白事,真让人难以置身事外。

[京都新聞 2014年09月20日掲載]


MC,终于敢开冒险模式了嗯

终于把自己和动物们都安顿好了(动物小屋好大,我果然是动物保护主义者),最讨厌除草了,还掉一大堆种子……

然后我终于想要给自己造一把弓,但是箭一定要羽毛……

看这些纯真的眼神QAQ,还当着孩子的面……我还是痛下毒手了


造好了弓箭,我勇敢滴跑去开了简单模式,然后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等太阳下山。感觉灰常兴奋~~

然后僵尸来了,不敢开门啊……

聪明的我慢慢等到白天,僵尸着火了!看我烧不死你!

腐肉get!我真是太聪明了啧啧!

【翻译】近くて遠い大国の繊細な味 赤の空間で食べるボルシチ

吃货的个人的兴趣翻译些记事

来源:http://www.47news.jp/topics/b-gourmet/2014/06/post_20140620175133.php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大国之细腻味道 在红色空间中品尝罗宋汤【GOHAN独家原稿】

    给人感觉既近又远的大国俄罗斯。听说有这么一间可以轻松地品尝到平时很少接触的邻国料理的店,便拜访了这间位于东京吉祥寺的俄罗斯料理店“カフェ ロシア”。

    进入店内,墙壁整面都是鲜艳的红色,让人联想起当地的特产罗宋汤。书架上摆放着很少见到的基里尔文的书,接待客人的是说着流利日语的鼻子高高的外国服务生。不过到了厨房便是俄罗斯语漫天飞,犹如误闯入异国他乡。

    菜单上罗列的是以俄罗斯为首的旧苏联各国的菜式。作为俄罗斯料理而出名的罗宋汤,可实际上发源地是乌克兰,而且每个地方的配菜和味道都不一样。这间店提供的是店主関屋伸一大厨在莫斯科修行时习得的城市的口味,和乡下的比起来,配菜切得更小,口感也更纤细。

    调味的王牌,就是据说一周要用掉30~40公斤的ビーツ(砂糖白萝卜)。在淡淡甘甜、口感柔软以及没有一点油腻的清爽的汤汁中,它完全就是主角。加入牛肉、洋葱、包心菜之类的配菜,再加入ディル和西芹之类的香料,最上面的酸奶油溶化后酸味便浓浓地散开来。配上微咸的黑面包也是绝配。

    取名自乌克兰首都的“基辅鸡扒”也是一大人气菜式。把鸡肉沫卷成橄榄球型,再用葵花籽油炸得又香又脆。切一刀进去,塞得满满的牛油一下就流了出来,只是看着就十分有趣。

    1991年,関屋第一次踏足俄罗斯,那时还是旧苏联时代。他受到当地友人的招待,被那里的家庭料理所吸引,然后辗转在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餐厅中积累经验,2007年返回东京创立本店。

    他追求一种“让当地人觉得怀念的味道”,从来不特意迎合日本人的口味。店员大部分都是从俄罗斯、乌克兰、摩尔多瓦和吉尔吉斯请来的外国人,这是为了“不忘当地的感觉”。

    正因为如此,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进攻(08年),以及仍在持续着的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冲突都给他带来一种复杂的心境。“在同一个餐厅里工作的朋友中既有俄罗斯人也有格鲁吉亚人和乌克兰人,大家都没在意国籍问题。如果因为政治的缘故,让人和人之间出现隔阂那就太让人伤心了”。

    虽然店名叫“カフェ”,但是也提供红酒等酒类。也有来自乌克兰南部刚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的スパークリングワイン。浓烈的水果口味,据说和任何料理都十分搭配。罗宋汤700日元,基辅鸡扒1000日元。

    从JR吉祥寺站徒步走4分钟就能到达“カフェ ロシア”。电话是0422(23)3200

MC,我只是进了一个洞穴

然后这是二十分钟之内的事情……






看见第一个钻石矿的时候高兴得掉岩浆里了,幸好那时还没挖……

入了个正版,刚开始玩没多久。胆小的我只能生存在和平的世界里了。

但是为什么和平的世界也会有恐怖的声效?!是要我居安思危吗?!

PS. 我要在这里盖房子 

混沌与秩序的设定

秩序创造世界万物,混沌创造时间。

  有一天,秩序创造了他想到的所有东西,然后他打算自己玩过家家,让所有的东西都按他的想法发展。

  这时混沌路过,他讨厌过家家,就跟秩序打了起来,最后他们打了个平手。但是从此秩序就不能控制他的东西了,他想向东,它们就往西,而且他的想法总是不能得到付诸,因为混沌把时间加了进去,导致所有物体像脱轨的列车一样离秩序而去,他永远不能抓住他想要的那个瞬间了。

  秩序好伤心,他哭了好久,因为创造只能一次,他再也做不出来同样的东西。他去找混沌,让他把时间停下,但是混沌说,他只懂让它开始,没有办法让它停下。秩序看着他的作品在失去控制的世界里陷入永无休止的纷争,所有东西都面目全非,他终于黑化了,打算把所有东西消灭归零,他打开了世界的裂缝,虚空开始吸走所有东西。

  混沌可怜事物们被虚空吞噬,非常内疚,他背着秩序偷偷地把一些东西藏起来了。但是时间还在继续,谁也停止不了时间,混沌藏起来的东西也在继续发展着。后来世界在发展中膨胀,变得越来越大,混沌藏不住了,终于被秩序发现了。

  秩序非常吃惊,刚想生气,但是低头一看,他发现之前面目全非的事物在经过长时间的发展之后,变化成了连秩序自己都未曾想象过的样子,他沉默地看了好久。最后他发觉,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对这个世界作出任何决定了,它们不再是他的所有物。

  而且他还看到世界在时间的地平线上产生出无数的可能性,让他想起和混沌还是一体的时候看过的关于无限的梦境。原来秩序和混沌同属于一个无限的概念,之后他们分裂成两个有限的方面,再经由他们自己之手,诞生出一个新的无限。

  秩序和混沌知道了,他们完成了一个轮回的使命,他们对世界降下祝福,然后离去。